• 2009-04-24

    一件往事

        那是一个月影婆娑的夜晚,大楼的钟声刚刚响过12下,空旷的四周沁来一些寒意。龙禧404房间里依然忙碌着几个熟悉的身影。戴着防尘口罩的白脸高个放下手中打磨了一半的球拍,来回踱了几步,忿忿地说“就冲这女人的品位,我呸~~!”一句话把大家疑惑的摸不着头脑,这时,坐在摇椅上的长发黑鬼呡了一口明前龙井,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奸笑。

        这黑鬼不是别人,正是日后在豆瓣网声名大振的滥交大王——黑桃钩

  • 2009-04-22

    小资的一天

    上午起床,家里停电啦,上不了网,手机快没电,热水也放不出来,又想拉屎肚子又饿,我就抱起电脑拿了本书带上手机充电器到楼下的咖啡馆。吃了个套餐,要了杯咖啡。一边上网一边喝咖啡一边翻杂志一边抽烟一边望窗外一边发呆一边看手机一边咬指甲一边弹烟灰一边用纸巾擦嘴,我把所有小资的举动全干齐啦。抒情的说就是在阳光和煦的下午,慵懒的蜷缩在落地窗边大沙发上,漫不经心的品一口拿铁,随手翻动着几页杂志,不时眺望窗外的绿色,或又低头任思绪蔓延,点上一根烟,抽了几口就搁在烟灰缸上,伴随着一缕袅袅上升的淡淡烟雾,打开笔记本随意的敲打的键盘(也就是上开心网偷点菜),咖啡厅里流淌着舒缓的音乐,望着窗外的车来人往,心情悠然的沉淀下来~突然我看到了玻璃中的自己,哎呀妈呀,太雷人啦。半秃的脑袋头发有一半睡扁了,一半翘着,满面油光,胡子拉碴,仔细看手指缝上还留着些油漆颜料的残色,裤子上一滩滩的油污,汗衫的领口被我睡的很松垮,全是汗味,我一下子醒了,赶紧买单走人。服务员小妹甜美的说“欢迎下次光临”,我仓惶的走出门口,不敢抬头看她清澈的眼睛。

     

  • 2009-02-16

    近期动态

    最近搭的两个模型,一个田宫的美军M1A1坦克半成品(左),一个AFV的屎催克指挥车半成品(右)。还有一个爱德美的梅卡瓦2还在盒子里。上一次搭模型是18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和小学一个胖子同学,两个人小学几年时间完成了一个混合舰队,小胖子现在不胖了,个字狂高,去年还娶了妻,现在估计不玩模型玩老婆了。那时候搭模型是逃避学业,模型这东西太费时间,很像怨妇玩的十字绣,眼一睁一闭,一天就过去了。搭了两个后明显感觉日本的田宫要比台湾的AFV人性化,AFV的使崔克细节太变态,小零件超多,很容易丢,掉地上一个得找30分钟才能找到,光找零件眼都快瞎了。一个邻居带着老婆来我家玩,摸着老婆的头问我,这玩意好玩吗?这些胶水有毒吗?操,有老婆谁还玩这破事,你妈B的。毒死你

     

  • 2008-12-24

    新年啦

  • 2008-11-19

    八仙过海

     

    曹国舅劲酒喝多有点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