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1

    2007-06-21

     

  • 2007-06-15

    2007-06-15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朋友来找我,他是江湖上著名的皮条客,通过帮朋友介绍免费干活的人,获取一些免费的饭局和小酒喝喝。 这个人很奇怪,每次总从东边而来,这习惯已经维持了好多年。

    “老兄看来你已经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几年来,总有些事你不愿再提,或有些人你不愿再见到,因为有些人对不起你,你就想拍了他们,但是你不敢。其实拍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一点也不麻烦。我有个朋友,他是个严肃的纪实摄影师,最近生活上有点困难,如果你能给他买点饭吃,他一定能帮你拍了他,考虑一下。不过要快,如果不是的话......”

    就这样,他刚完说我是一个严肃的纪实摄影师,就替我接了一个糖水片的活。只为了那顿至今未兑现的饭,

    离开白驼山后,我每天都要睡到下午。那天,那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来找我。我穿了双拖鞋,因为有穿鞋的和不穿鞋的摄影师,价钱相差很远。我在客栈顶上把活干完了,那个女人并没有马上给我们买饭,也没有送我一坛叫“醉生梦死”的酒。

    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 2007-05-15

    老刘荤段时间

    男:几点了?
    女:10点。
    男:整?
    女:太早了吧,好多人都还没睡觉呢?
    男(-|||):我说是10点整吗?
    女:11点再整吧,现在还是有点太早了,我觉得。
  • 2007-04-16

    近期工作照

    木匠:峤师傅 

    泥水工:陈龅牙

    油漆匠:黑人

    摄影:刘长卫

    美术:朱叔平

    导演:陈大老板

    近期我们乐清文艺小分队为艺术大老板陈维打工,大家身兼数职,没日没夜,艰苦朴素连续作战,顺利完成任务。但是陈老板以预算超支为理由,借故拖欠我们农民工工资,没有人格,不守诚信。

  • 2007-04-02

    Labuleng B&W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