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05

    对不起,能让我骂一下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iaosir-logs/1411741.html

    http://vip.sina.com.cn/cgi-bin/album/ualimage.cgi?egp=^MuzLEUpLlCl7fmzWL7WzaC5CcplqLrLzRvz&al=7&ph=4&brev=0

    晚上喝酒,竟然喝得一肚子怒火。事出一个玩摄影的功利达人晚上拉我谈策展的事,主要为了和大门聚聚,我就主动打车去了。喝着聊着不知如何这位达人扯到技术方面的话题,结果在一个常识知识上跟我较真(你丫真是懂技术的人我还真愿意陪你扯一会),傻逼哼哼的把我给怨的,憋气,又没憋住,结果我诚实得表达了我内心的感受:骂娘、走人。回头想想没骂过瘾,也没骂到位。抽跟烟后又觉得跟这点小事斗气也挺傻逼,而且让大门收拾残局挺内疚。那好,我把肚子里还剩下的半斤怨气撒这个警察身上。观众们请看,通过这张画面,你思考一下,我是想骂谁。这位背对镜头的妇女显然是弱者,虽然衣服花哨了点但罪不至被骂;这位黑衣服的协警没什么地位,属于两头受气,执行公务时还是面容亲和,当然我也尊敬他。观众们,你们猜对了,就是画面中看似次要但身肩要职、装摸做样摆造型、一副臭脸长麻子的这位警官大人。

    故事是这样的,两天前一大早,就是台风泰利袭击温州之后的一大早,两辆挖沙船被洪水冲走,撞上了瓯江五桥的桥墩。达到现场时,发现事情没有想象的严重,大桥两头拉上了警戒线,但桥上有不少人:当地干部、海事局人员、三两闲人、电视台记者……。我想既然来晚了那就赶快进去吧,于是就向管着桥头的这位警察大人商量,又掏记者证又掏名片,就差递烟倒水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位警官大人(还不知道你贵姓,大概您应该跟王八一个姓,就姑且叫您王大麻子吧),摆着这个一本正经的莆士,一脸正气的哼着说:任何人不能进来,你去找现场总指挥批准。我靠,我说王大麻子,这桥头不是您最大嘛,警衔你最高,麻子你最大,俺不是还是要求您嘛。再说我手上一个小相机加我苗条小身段也不至于压塌大桥嘛。嘿,你还别说,大麻子就是有原则,说不进就不让进,依然像雕塑一样一手插腰一手拿手机纹丝不动。得,大爷我到桥下拍。到了桥下真是豁然开朗,众多围观的淳朴乡民主动让路,拍的爽、角度佳。OK,任务完成,转身回到桥上,市里大领导来了,警车开道直扑桥头,我一看原来是亲民的X书记,仗着脸熟我就跟着书记往桥头去。路过王大麻子时大麻子一下子变了个人似得,点头哈腰,就差换上个草裙或者比基尼扭着。糟糕,没想到王大麻子职业素质就是好,一下子就发现了躲藏在领导队伍中的我这个蛀虫,一把拦住了我,动作十分迅速,就像平时收中华五粮液一样迅雷不及掩耳,看似又无动声色。这时候,书记发话了:怎么拦记者?!王麻子的手触电一样收回来,触电一样变成了敬礼。我真想问一句:尊敬的王麻,刚才没电到你吧,手没事吧?我还真受不起这个礼,王麻子。麻子,以后你只管好好执行公务,一视同仁我绝对不会骂你,别闪电一样的变。麻子,以后你万一被开除出警察队伍了,我一定帮你联系去四川学变脸,你基础好,学得快,学成归来又可以赚钱还可以遮丑,真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孩子洗澡 2004-09-05
    爱情 2004-09-05

    评论

  • 路可,很man,是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