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4

    写在曲终人未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iaosir-logs/4362997.html

    在06年的末尾,我办妥了离职的各项手续,即将挥别熟悉的报社与一路伴随的兄弟姐妹们。
    作为一个在新春来临之际临阵脱逃的二五仔,亦能得到有不少人关心,让我很局促与扭捏。也不好意思巡回各部室一一握手告别,故潦潦几字草草作别。
    回想过去的几年里,我从一名新人混成老油条,一路上总是遇到你们给我的好运与帮助。即将闪人的现在,还是有很多好朋友关心我的去向及打算。我想还是在此一并答复。
    毕业后进入报社摄影部工作,我本着学以致用的想法,撒着蹄子干活。兄弟们对我的谦让和领导们的关怀让我迅速成长。但是在一个激情消逝的平庸年代里,作为一个理想主义少年,我的激情消退的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于是慢慢蜕变成为一个迟到早退偷懒敷衍等无恶不做的虚无主义者、一根让亲者痛仇者快的玩世不恭的老油条。领导和同志们出于宽容,秉着治病救人的方针,多次做我思想工作并给我很多优惠的政策和机会。经过长久的思考,我决定离开,不能死鱼一样去影响部室各项工作的开展,且占着位置不干活不是我一贯的风格。
    以后的去向暂时未有大的动作。估计有各种各样的可能。人生嘛,怎么过都是过,多的经历也好。也许哪天你们在上海的CBD看到一位微微发福但依然帅气的中年人习惯性地叼着烟,驾驶着一辆悍马风驰电掣而过;或者在云南边界的农贸市场看到一个依然帅气但衣衫褴褛的小老头蹲在角落卖石榴和葵花子;或者在欧洲某艺术学院一个图书馆的落地玻璃边的阳光中,一个拄着脑袋在思考中国摄影将去向何方的忧郁少年;以及一个在乐清某村庄的老人亭里摆着赌神的pose玩两毛一张的麻将的农村青年,请停下脚步多看一眼,那都有可能是我。孩子们,神与你同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